墨丹青倦

麻辣牛肉:

因戏生情还是因情生戏

和soulmate阿里里探讨居北的情感线,讨论深了追回zh,也就是一切的起点。居北相识相知都是由于zh三个月剧组共度的那段时光,不管是作为巍澜还是居北,这三个月都是一切情感羁绊可能性的基础。之前很多太太都精彩分析过剧中各种名场面和花絮背后两人可能存在的亲近关系和相处模式。今天读到人本主义心理学中“现象场”的理论,结合之前零星了解到的体验派表演形式,对于两人之间的情感起源和走向有几点愚见,记录一下(略长,但是这个理论真的说服了我自己踏踏实实的永久性躺在坑底,不管结局如何)。

1、 “任何两个人,如果深入了解彼此的现象场,再四目相对四分钟,都可以爱上彼此”。

这句话是一个美国心理学家在研究现象场理论的时候的一个结论,我初次读到它是在武志宏的心理学课上。“现象场”是人本主义心里学大师罗杰斯提出的理论,大概意思是说:“体验”是认识一个人的根本。(你可以把现象场理解成听对方讲述他的体验,充分理解他的情绪和感觉,从而与他产生共情)它能用来解释一个相爱(不只是情爱,这里说所有种类的爱)的过程。就是说,两个人用一段时间(居北就是起初日夜相处的三个月)去了解彼此的体验和现象场,他们又同时拥有彼此的现象场,和共同的现象场,这就是爱产生的过程。这里武老师举例了心理学家对于“相亲”活动的设计,认为是把这个漫长过程的浓缩。相亲时的两人,通过对彼此经历中重大体验的了解以及充分的对视时间,来达到彼此进入对方现象场的效果,而如果两人都能进入对方的现象场产生共情,那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或者相亲成功了。ZH开机以后,小白主动接近靠近LG,打破他的戒备,从各种花絮和直播中可以看出,LG确实向小白敞开心扉的态度。最明显就是在一个花絮中,拍摄过程中LG先是靠在小白肩上差点睡着,小白突然伸手到LG腋下搂住他的时候,LG惊醒,下意识抓住小白在胳膊下的手,另一只手去环抱他的手臂。这种放心睡着和下意识的肢体亲近在任何人尤其是LG这样性格的人这都是对对方敞开心扉的佐证。在武老师的课程里有这样一段话“ 现象场是体验的具体化,必须把一个体验发生的现象场勾勒出来,一个人的记忆才会被提取,而深度体验才会被唤起,就是说,我的体验被你看到,我向你敞开了我自己,而你听到我的体验,我就感觉你给了我共情、关注和真诚等等,我认为这就是爱。”在ZH拍摄期间,两人对于“我的体验被你看到”是得天独厚的基础,小白先向LG敞开心扉,LG在采访中也不止一次表示他和小白关系很好,日常WB互动在LG历史上也是非常多了。这里还有一个瓜,据说那时候LG感情事业都是重挫节点(具体不谈)也就是非常容易被小白走入情感共情的时期。对于他们两个对外流露出的信息来看,我们合理推测LG和小白会彼此交流自己的感情经历和心路历程。在剧说双人访谈里的对女粉丝回话“小白说你们没机会了、和龙哥说梦想还是要有的”(这个有时间详细分析下)可以看出他们对彼此的感情状态和态度是心知肚明。还有一直播中小白反复提及的“保护LG”个人认为不只是字面意思,也包括对LG感情挫折的共情和心疼。这些都是他们“我的体验被你看到”的基础和证明。而对于原著里巍澜赤裸裸的感情线的深读和解析,则是两人进入巍澜现象场的基础,他们不止彼此产生了共情,同时拥有了“巍澜”这个共同的现象场,“这就是爱产生的过程”(这里的爱是广义)

其实这里我有个个人角度可能大家更容易理解:比如我们追星,爱LG或小白, 大家的经历可能都差不多,每多看一个他们的访谈、或者是上下班日常状态,就好像这个喜爱要多一些,尤其是详细的记录他们过往经历的访谈。其实这个过程,就是通过他们对自身体验的描述,让我们觉得他们对我们敞开心扉了,而我们听了、共情了、某一刻通过共振进入了他们的现象场,提取了我们的深度记忆,唤醒了自身的深度体验,这就是爱上他们的过程。我们这样的距离和支离破碎的了解都足以爱上他们,那么他们的深度相处最终会产生的情感就不用深入解析了。而这一点在LG以往的剧组里都没有过,也是以往各种角色的感情戏都让我们觉得“欠一些”的直接原因(下条细说)。

2、体验派“要求的不是模仿形象,而是“成为形象”、生活在形象之中,并要求在创造过程中有真正的体验。”

这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对体验派表演方式的一个定义,也是LG一直追求的表演方式。LG曾经在访谈中说过,一个演员一辈子要有一次巅峰体验,否则还有什么意思。斯坦尼斯曾经对梅兰芳先生说过“一个演员必须不断地通过舞台的演出,接受群众考验,这样才能丰富自己,否则就等于无根的枯树了。”LG不止一次的讲,过去十年,他不能等一个好角色,他需要不停的演戏。结合第一条的理论,我认为,体验派演员在进入一个角色的时候,必须和角色产生共情,而能产生共情的前提,对手要进入他的现象场,彼此要进入一个共同的角色现象场。我们来看一个陈道明老师现场教学视频里对我启发特别大的点。他说“表演不是教出来的,表演是带的。什么叫带(他这时推了学生一下,学生本能反应躲)这就叫带,你这是生理反应,然后再来演一遍,你把那个感应,再重新重复一遍,就叫带”。他说“想体会扇耳光以后的愤怒吧,我先扇你一个,扇完了你记住了,情绪记忆记住了,我再扇你的时候,你不用演了,这就叫悟性和技术结合”。最后他说“你碰到一个好对手的时候,比一个好导演还重要”。这段教学迎来了学生高度评价,说一节课胜过十年书。我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心如擂鼓。瞬间对居北佩服的五体投地也更加对二人的感情(不仅是爱情)深信不疑。居北关于ZH的访谈里,说到怎么表现人物的时候,都有提过各种表演细节是深度了解角色以后的下意识表现。我们在看的时候,却是本能直观的感觉大到一句台词动作,小到细微表情,特别是眼神都太自然,如此尬的剧里两人对手戏不论台词多尬表现出的情感却极其真实。这里举一个名场面为例。访谈中小白在谈起车内靠在LG身上那场即兴发挥的时候说,走戏的时候是没有这个设计的,而当时想这么做是突然想到要逗LG,而LG则说他是下意识的接戏,很多时候都是下意识地回应,不能深入解析。为什么不如深入解析呢?因为按照体验派的表演方式,他把自己和角色融为一体了,他在体验角色的体验,感触角色的感触,他并不是变成了沈巍,而是他就是透过沈巍去共情去爱的。再来套陈道明老师的教学方法:小白靠过去,这里本来不靠过去的话,LG就要靠自己的感觉和逻辑去做出在车里静坐接下来的反应了。但是小白靠过去了,这就是带了LG一下。LG一下子就表情生动的不得了了。在访谈中他也说当时并没有想到,所以那个下意识的有点吃惊有点紧张和不知所措的表情深深打动了我们。而接下来小白再靠过去。LG就已经在那个情绪里了,他才会有后面把小白头搬过来和面部表情悄悄扬起嘴角和眼神闪烁的精彩的变化。而龙哥这个动作,也相反的正是带了一下小白,小白一下从一个“逗”LG的原计划表演里进入了LG和沈巍的现象场,产生了和赵云澜的共情,所以这里小白本能的面红耳赤了,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第一次靠过去没脸红第二次红成了龙虾。这就是陈老师说的那种情绪下的直接反应。和刻意设计表演出来的完全不同。诸如此类场景在ZH中比比皆是。我们还可以对比当LG演面面的时候,同样是对手戏,但是可以看到他的更多表演技巧,表情设计,而下意识的反应则相较沈巍时候要少很多。因为LG自己也说过,面面这个角色有点没头没尾,不好交代不好拿捏。也就是说要与面面产生共情就比较难了。而LG以往作品里,我们之所以觉得怎么演技那么炸裂但是一和女主对戏就觉得欠一些,很难感受得到怦然心动,很明显就是生哥。他在剧中表现真的可圈可点,但是声嘶力竭的感情对手戏我都觉得打动不了我。我认为是因为对手接不住。正如陈道明老师所说,对手有时候比导演重要,也是很多演员吐槽的,怎么我就遇不到那样的对手。对手如果进入不了角色或者进入不了LG的现象场,那么就很难共情,LG也就很难发挥他的体验了。也就是体验派演员经常说的巅峰体验可遇不可求。而百分之百的进入角色体验以后,他们的表演就不只是表演,而是实实在在的真情实感。我一直不觉得应该把巍澜和居北分开来看。因为一个时期人的情感不管是在什么情况下,都是根植在情感记忆里的。不管他是戏里戏外,都是他本人的情感体验,这也是为什么观众觉得特别动人的荧幕情侣很多确实最后相爱了。观众在作品里感受到了他们的情感体验,他们把真情实感敞开给我们看了,所以我们共情了,才打动我们。

这里再提一个体验派的理论解释:“体验派要求一切必须都是绝对真实融入角色,而方法派允许替换表演对象。打个比方,让一个直男演员去演同。体验派要求演员从自我出发,哪怕只有一点,要找到对手戏的男演员角色身上真的让你爱上的一点。而方法派允许直男演员把跟你对手戏的男演员想象成女性,然后再按照本我反应去演。” 这让我想到之前有看到别人提起LG在演瘸子时候,把石头放在鞋里,这样他就是瘸子的本能体验,而不用再分心在怎么演瘸子上,而在演咳血的时候,会把血包吞到喉咙里在卡吐出来,这就是真实的吐血的体验。
还记得一个访谈里LG说起演员其实是一个做减法的过程,人是有很多面的,把性格里不符合角色的部分去掉,留下符合的跟角色融合,正是体验派演技里“将自我大集合中不符合角色小集合的部分去掉,尽量让两个集合重合,即是自我又是角色”。所以我们根本不用怀疑,ZH的三个月里他们是ZQSG,而这个感情记忆会深深刻在他们的骨血里。不存在出戏不出戏。因为他本身即是角色又是本人。

(这理论让我彻底躺平,不管他们有没有结局和发展,对我来说,感情存在就够了,且它必然是复杂的,随着时间推移而意义不同的,但不管什么感情都好,都美。)

评论(2)

热度(1147)